搜尋
  • Ctl Tnua

2018.6.26 / 被詛咒的擬真

更新日期:2018年11月20日

主講: 陳潔曜 (巴黎狄德羅第七大學「語言、文學、影像」 研究所文本影像歷史與符號學博士, 2014、2016世安美學論文獎得主 )

時間:6月26日(二)13:30-16:30




被詛咒的擬真

Mimésis Maudite


面對六十年代方興未艾的羅蘭巴特文本愉悅,帕索里尼以但丁《神曲》地獄篇語言運用為例,認為日常情境中粗俗口語詩意可逾越經院語言結構,提出「被詛咒的擬真」之政治美學脈絡作為回應。此脈絡不但與奧爾巴赫理論(即西方現實文學的「千年反叛」如何對抗亞里斯多德因果理性模式)互相輝映,並於高達《電影史》中得到一種彰顯與傳遞。高達於此提出左拉面對資本理性之反叛姿態,並論述尚雷諾和義大利戰後電影如何面對二十世紀進步邏輯,成為啟示錄浩劫之一種預言與救贖。此種政治美學與洪席耶提出以當下「現實溢滿」取代後現代「現實效應」脈絡相承,成為一種「神聖語言結構之日常裂隙」。

關鍵詞 ∣ 帕索里尼、高達、尚雷諾、洪席耶、奧爾巴赫

│講者介紹│


陳潔曜,北藝大電影創作所碩士,2017年12月取得巴黎狄德羅第七大學「語言、文學、影像」研究所文本影像歷史與符號學博士,曾於2014、2016獲得世安美學論文獎,博士論文題目為《尚雷諾電影之臨時演員-電影之無名者現代性與平等方法》,以尚雷諾電影細節出發,試從奧爾巴赫「擬真反叛」與洪席耶「任何人榮光」理論,延伸班雅明提出之「藝術政治化」,於電影中如何展現阿甘本所論「任何人獨特性」之實踐;除電影研究外,另從事創作相關工作,曾獲自由時報文學獎、優良劇本、入選柏林影展新秀營;目前進行尚雷諾與義大利法西斯關係研究寫作計畫:此左派導演如何與墨索里尼父子糾葛、如何引發新寫實主義濫觴;此外,同時進行從但丁、左拉、尚雷諾到高達的政治美學脈絡之影音計畫。

│建議閱讀文獻│

1.帕索里尼:《異端經驗論》,尤其是關於後現代結構主義之篇章:〈實驗室假設〉。 法文版:Pier Paulo Pasolini, « Hypothèses de laboratoire », L'Expérience hérétique : Langue et cinéma, Paris, Payot, 1976. 英文版:Pier Paulo Pasolini, Heretical Empiricism, Washington, DC, New Academia Publishing, 2005. https://www.amazon.com/Heretical-Empiricism-Pier-Paolo-Pasolini/dp/0976704226/ref=sr_1_6?s=books&ie=UTF8&qid=1526230859&sr=1-6&keywords=pasolini

2.奧爾巴赫:《摹仿论:西方文学中所描绘的现实》,尤其是關於現代文學的〈結論〉。 法文版:Erich Auerbach, Mimésis : La Représentation de la réalité dans la littérature occidentale, Paris, Gallimard, 1977. 中文版:奥尔巴赫,摹仿论:西方文学中所描绘的现实 ,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9。

3.洪席耶:《消失的線-現代小說論》,尤其是關於福樓拜和羅蘭巴特之篇章:〈奧邦夫人的晴雨表〉。 法文版:Jacques Rancière, « Le baromètre de Mme Aubain », Le fil perdu : Essais sur la fiction moderne, Paris, Édition La Fabrique, 2014. 英文版:Jacques Rancière, The Lost Thread: The Democracy of Modern Fiction, London, Bloomsbury Academic, 2016. https://www.amazon.com/Lost-Thread-Democracy-Modern-Fiction/dp/1350025682/ref=sr_1_10?s=books&ie=UTF8&qid=1526232184&sr=1-10&keywords=Ranci%C3%A8re

138 次瀏覽

Copyright © 2018 北藝大博班實驗室 TaipeiArts Doctoral Research Lab | Design Supported by Wix.com

  • icon_IG
  • icon_email

“The work of an intellectual is not to mould the political will of others; it is, through the analyses that he does in his own field, to re-examine evidence and assumptions, to shake up habitual ways of working and thinking, to dissipate conventional familiarities, to re-evaluate rules and institutions and to participate in the formation of a political will (where he has his role as citizen to play).” 
― Michel Foucaul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