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tadlabtnua

2019.05.13 【 在圖譜間的轉譯者】

[北藝大博班實驗室 2019 系列講座 I] 時空移轉.文化續存

—————————————————————————————————————————


在圖譜間的轉譯者

〖Transnotators: On the Notations and Images of Performance〗


講者:謝杰廷(柏林自由大學戲劇學院舞蹈學博士)

與談:鍾玉鳳(臺灣琵琶演奏家)

時間:2019年05月13日(一) 13:30-16:30

地點:國立臺北藝術大學 學生活動中心四樓 B401教室(由藝大書店前樓梯上樓)



「譯譜者」是音樂舞蹈研究者謝杰廷、琵琶音樂家鍾玉鳳、劇場藝術家黃思農與舞蹈家鄭傑文於2018在台灣當代文化實驗場開始的計畫,這一個計畫所討論的「譜」,除了各類的樂譜與舞譜,更涵括了地圖、天文圖、以及西方現代技術下的圖像。隨著研究的進展,我們察覺到了「譜」的更多面貌,例如宗教的宇宙圖譜。「譜」,這一個經常被看輕的「記寫」,總是折射出人們對所要記寫的事物的「認識」,而這一個認識,又經常只有藉著「譜」的轉譯才能被看穿。這一場講/演,將從譯譜者計畫談起,除了概述我們所研究的各類圖譜並試圖提出跨文化與跨學門的研究觀點外,謝杰廷與鍾玉鳳更將特別講演漢傳統音樂樂譜的「記」與「不記」,從而提出對節奏、身體與力動的觀察,試圖邀請參與者一起展開與「譜」的對話。


│關鍵詞│音樂、舞蹈、圖譜、書寫、轉譯


│講者│謝杰廷

柏林自由大學戲劇學院舞蹈學博士,音樂舞蹈研究者、音樂家、藝術家。為台灣當代文化實驗場《譯譜者》計畫之策劃人。曾與音樂家鍾玉鳳、大竹研、早川徹、劇場藝術家黃思農、舞蹈家周書毅合作。擔任《日曜日式散步者》紀錄片音樂顧問。近年關注聲音、詩文、圖像與空間的轉譯。其創作曾於台北市立美術館、柏林Galerie im Turm展出。近年於德國從事音樂與舞蹈研究,研究興趣涉及從現象學與文化技術之觀點探察音樂與舞蹈的身體感、力動、記譜等。其書寫散見《劇場閱讀》、《表演藝術雜誌》等。論文曾於國際音樂學會(IMS)、國際傳統音樂學會(ICTM)、舞蹈研究學會與舞蹈歷史研究學會(CORD+SDHS)、德國舞蹈研究學會(GTF)等學術研討會發表。


│與談人│鍾玉鳳 臺灣琵琶演奏家,曾獲金曲獎、金音獎。早期在「忘樂小集」擔任獨奏,進行中國音樂跨領域的計劃,曾至美國紐約Lincoln Center、民謠重要機構Smithsonian Institute演出,而後以獨立音樂家身份進行創作,受邀德國最大的TFF Rudolstadt進行魯特琴特別企劃演出。曾與印尼、巴勒斯坦、埃及、印度、菲律賓、瑞典、美國、德國等獨立唱作人、電影配樂者、傳統民謠樂團合作。數十年來在跨文化的計劃中接收異質、豐富構成,將琵琶從傳統獨奏的角色融入當代的音場,努力在類型的束限裡淬煉新的語境,近期發行的專輯「擺」為個人跨界十年的集成作品。


│建議閱讀文獻│

鄭毓瑜,《引譬連類》,台北:聯經,2012。 蕭梅,〈20世紀的兩本書〉,《音樂研究》,2003年6月,第2期。 Laurence Louppe, ed. Traces of Dance. Paris: Editions Dis Voir, 1994. Sybille Krämer, "Notationen, Schemata und Diagramme." In Notationen und Choreographisches Denken, edited by Gabriele Brandstetter, Franck Hofmann and Kirsten Maar. Freiburg i. Br.: Rombach, 2010.

53 次瀏覽

Copyright © 2018 北藝大博班實驗室 TaipeiArts Doctoral Research Lab | Design Supported by Wix.com

  • icon_IG
  • icon_email

“The work of an intellectual is not to mould the political will of others; it is, through the analyses that he does in his own field, to re-examine evidence and assumptions, to shake up habitual ways of working and thinking, to dissipate conventional familiarities, to re-evaluate rules and institutions and to participate in the formation of a political will (where he has his role as citizen to play).” 
― Michel Foucaul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