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 tadlabtnua

2019.10.18 身體・藝術的原點:認識自已的出發點

[北藝大博班實驗室 2019 系列講座 II] 邁向未知之境—————————————————————————————————————————

身體藝術的原點:認識自已的出發點

〖Body, The Origin of Art〗

講者: 陳偉誠 | 臺北藝術大學戲劇學系助理教授

與談: 鍾明德 | 臺北藝術大學戲劇學系教授

時間:2019年10月18日(五) 13:30-16:30

地點:國立臺北藝術大學 基進講堂(圖書館3F,入口位於圖書館正門前石階左側)



透過魔鬼操練似的身體訓練才能成就一位現代劇場的演員?在台灣,葛羅托斯基(Jerzy Grotowski)成了一個劇場藝術界最難以親近的人,也許是我們聽不懂葛氏的叮嚀?那些凝練的語言讓我們像觀光客一般只能在文字語意的理解上滑行而不得其門而入。被歐美藝術界譽為二十世紀劇場巨擘的葛羅托斯基真的如我們想像般的遙遠,還是我們一直看不到他溫婉的邀約?


「貧窮劇場」演出的最終目的,不在於敘述,也不在於演繹情節故事,而是要尋找劇本故事中的原型,並藉著精神性靈的體驗,賦予我們生存的意義與生命的法則。「貧窮劇場」強調演員的自我探索與自我顯現,以自身經驗,剝去慣於掩飾、說謊的「外在人格面具」,以自己本貌面對觀眾。當演員的生命本體完全展開,演員就能超越自我,就是「性靈顯現」(translumination)。要達到「性靈顯現」,葛羅托斯基提倡了「精神肢體訓練」(Psycho-physical Training)。他認為,我們在日常生活中常常不自主地控制自我,這其實是一種自我封閉,唯有在肉體極度疲乏時才能衝破這種封閉狀態。他要求演員超越個人肉體極限,使他們處於筋疲力竭的狀態,進而消除心智的侷限與障礙。在這種訓練之下,演員所演的「戲」已不在於詮釋「個別」的「人格」或「個性」,而是要呈現出最基本和普遍的人性。表演的每個動作盡可能延伸,以避免模擬日常動作,並只保留達情緒和心理狀態的動作,將一切表現或定義人物的姿態和動作加以刪除。 演員在通過長期排練、和嚴酷而有紀律的肢體磨練之後,所呈現出的是一場近乎神聖的行為。


│關鍵詞│ 葛羅托斯基、貧窮劇場、性靈顯現、精神肢體訓練、神聖劇場


│講者│ 陳偉誠

  • 現爲國立台北藝術大學劇場藝術研究所舞蹈研究所-兼任助理教授

  • 美國紐約大學舞蹈高等教育研究所肄業、國立台北藝術大學舞蹈研究所碩士

  • 戲劇大師葛羅托斯基 (Jerzy Grotowski) 特別助理

  • 雲門舞集前首席舞者、編舞與排練指導

  • 人子劇團導演,藝術總監

  • 曾仼蘭陵劇團、身聲演繹社、金枝演社、無垢舞蹈劇場、金枝演社、極體劇團的訓練導師

  • 跟隨熊衛老師學習太極導引,赴美期間與大陸周師傅學習吳氏太極拳,並跟隨亞運銀牌選手黃國忠老師學習陳氏太極拳

  • 法國巴黎國際藝術村駐村藝術家

  • 呂旭立基金會資深講師


│與談者│ 鍾明德


臺北藝術大學戲劇學系教授兼戲劇學院院長,著有《MPA三嘆:向大師史坦尼斯拉夫斯基致敬》(2018),《藝乘三部曲:覺性如何圓滿?》 (2013),《OM︰泛唱作為藝乘》(2007)和《神聖的藝術:葛羅托斯基的創作方法》(2001)等學術專書。研究方向為現代戲劇、表演理論、劇場人類學和儀式研究等。



│建議閱讀文獻│


Grotowski, J. (1995). ‘From the Theatre Company to Art as Vehicle’, in Thomas Richards’ At work with Grotowski on Physical Theater. London: Routledge.


Wolford, L., & Schechner, R. (1997). The Grotowski sourcebook. London: Routledge.


鍾明德,2007,《從貧窮劇場到藝乘:薪傳葛羅托斯基》。台北:書林。


|※葛氏的重要話語|


切莫與葛羅托夫斯基擦身而過:

「Peter Brook looking for the beauty yet, Grotowski looking for the truth.」my friend who was one of the technique specialist in Object Drama Program once told me.


溯源技術

〈你是某人之子〉

「儆醒」(stay awake)、「警覺」 (alert)、「覺知」(awareness)的重要性

(Grotowski, 1997: 297-98)


「你如何成為一個人?」

Know & Be Thyself

每個人都有一個身體


「你看吧,這就是最大的問題了!」葛吉夫

Awareness means the consciousness which not link to language(the machine for thinking),but to Presence.

From the theatre company to the Art as vehicle


如何從身體溯源

just do it and “ face unknown.”

「真正的信心來自於你終於明白了如何面對未知而毫不猶豫的迎上前去。」

日常生活中的身體與古老的動物體


習慣性與「日常生活的身體技術」到「覺知的運動」(movement of perception)

第二技術的真正核心與Grotowski所有各種的身體工作(physical action)是為了讓你成為一個有意識的主體。

Sincerity and Honesty

當下接受自己內在最真實的感受

成為你自己(A totality human being)

幾乎每位真的老師都期望被下一代搶劫一空。(Grotowski, 1997: 254)

687 次瀏覽

Copyright © 2018 北藝大博班實驗室 TaipeiArts Doctoral Research Lab | Design Supported by Wix.com

  • icon_IG
  • icon_email

“The work of an intellectual is not to mould the political will of others; it is, through the analyses that he does in his own field, to re-examine evidence and assumptions, to shake up habitual ways of working and thinking, to dissipate conventional familiarities, to re-evaluate rules and institutions and to participate in the formation of a political will (where he has his role as citizen to play).” 
― Michel Foucault